望海 望天 杂乱思绪

我不看海,也不看你,这样海和你都蒙在鼓里;我看海,也看你,你以为我只爱大海,只有海知道我有多想你。遇到了一个很难忘的人,很难忘,也很难忘。不知道放下还要多久时间,人生就是这样花大把时间用来迷茫。但大把时间并不能推动遗忘,只能让你习惯没有的现实。

海面上浪花滚着,看不到规则;像生活,没有奇迹只有努力的轨迹;没有运气只有坚持的不懈努力。沉默是一场理性的告别,所有人都已不同的方式告别,失联的永远是爱而不会是人。

海风带来清凉,海平面尽头消逝可以带来救赎;不要轻易让人带给你这种感觉,有些人一开始就不是来救你的,而是来告诉你地狱一共有几层。就在海面的尽头光会出现,日出给彻夜未眠的我们带来今天的希望,也照亮回程的路。

去剪短了头发,风吹不动,心也不动。越来越接近那个表面上什么都无所谓的人,现在遇到这样的人我便知道心底都有一个地方,都碎的彻底。

在画室的阁楼上,拉开窗,盯着天空,没遇到什么流星雨,这个物件貌似从小到大就是虚幻的。不过许久的凝视中确有两个长尾的流行划过。交付了节日所有的约稿,画的太久了,腰疾发作真真作痛。等天亮,习惯的去吃上海鲜火锅,还有什么可以祭奠呢?

现在不怕死才不是勇敢,敢于活着是真正的勇气。活到现在了,没什么矫情,老大不小了,有什么扛下来就完了,既希望于别人才是过错。现在敢于自嘲,越来越不在乎他人的看法;不是什么看淡了,实是内心强大了。

荣幸,遗憾,煎熬都有吧;此刻。一切在人心,做好自己,懂感恩,敢担当,要善良,剩下交给时间。

(没有任何目的文字,只是带Leo看海,看流星雨时的思绪记录。)

七夕份曼妙甜品

“天空一些云忙走,月亮陷进云围时,云和烟样,和煤山样,快要燃烧似地。再过一会,月亮埋进云山,四面听不见蛙鸣;只是萤虫闪闪着。”—萧红

每个人通过介质输出的一切,无论是画卷,文字还是旋律,如果抛开商业因素与其的经历是分不开的。这段日落到黑夜的描写就用了几十个文字,之字未提太阳却那么惟妙惟肖。又看了那种悲的文章,萧红的一生过于悲凉,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黄金年代》这种几乎无人可以接受的文艺片我却在电影院看了两遍。很多人不理解这种偏爱,就像我很不理解很多事儿一样。

当前手上有一张老客户的约稿,时间很紧,眼看大限将至我才开始去完成。在与客户的沟通中更坚决的坚持了自己;这可能就是在绘画上与文字上不同的情结吧。就必须坚持自己的理念,在创作上宁可舍弃一个合作也不做丝毫的退让。写这篇是为了分享这个过程,解读这份不理解。

老客户的七夕活动设定线稿

花了三个夜晚来构建思路,并完成了对客户的提案;主思路是一次通过,客户的决策者比较欣赏我的这种风格。当然这是今年目前收益比较大的一张约稿,赶的时间比较急。在我把画面每一个细节陈述完,客户竟然要了版权,收益就比较丰厚了,我也连夜完成了这幅作品,交给工作室的实习生现在进行数位修改。

又满足的看了画上了一张

Leo真的是熬夜陪着我,在构建思路时候我调动情绪,上色的时候我趴在阁楼上,他就瞪着眼睛寸步不离的陪着我。

言归正题,来说说这个“七夕限定”,推翻了自己最初的酸性设计,在呈现上挑眼的新潮流行可以达到吸引眼球的目的,但难抓心,而无论波普还是酸性设计主旨都透露着“自由”显然是不切合时宜的。七夕,中国传统的浪漫相会,传统的图形表达大都为,男、女、桥、花的构建,庆祝牛郎织女久别后的相见,歌颂爱情忠贞。而这中国风的运用显然在商业化过度的节日营造上俗气与疲劳了。在选取风格上花了许久时间,其实想着这个很适合成都的学妹雅乐去用水粉营造。

树、叶子;男孩、女孩;浓郁的配合着秋的氛围,讲述着七夕的场景。就像我平时视频里讲解去看一幅作品一样。树是画幅的主题,颜色渲染;叶子,520颗橙色桃心,1999颗红色桃心;男孩,女孩,构成了这幅画面。其中风吹过叶子飘落;男孩面向着女孩,女孩眺望着远方。中间隔着这颗浓郁枝叶的大树,画面其实是换一个场景呈现牛郎织女鹊桥会。

为什么喜欢日出、日落;花开、花谢;看海,与心爱的人一起是浪漫,一个人是憧憬。日出会带来希望,日落会压散孤寂;海风会吹散烦恼让你更轻盈;花开放让你感到向阳的孕育,凋零让你期待成熟。不要遗忘身边这些美好的一切。眼里看的,心里装的,手里拿的都是自己喜欢的,针对美好的时光消逝不叫浪费。

画面中暗藏的,男孩身后的,面前的,是一份表达;女孩身后的面前眺望的也是一份表达。树与叶,树可以拥有数不清的枝叶,而叶子从萌芽到飘落都只认定了这颗枝干。这些都是创作时融入到画面中的细节思绪。

一份礼貌所以沉默了。拜托了,千万别再感叹什么这份可贵,这可不是什么值得歌颂,什么博同情更不是什么不甘心;这只是痛,而绝不会再任何人面前表露。每个人的不同造就了世间的精彩,千人千面;而对自己坚持了一个那时的自己没有因失落而堕落是个最大的收获。

当你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其实你连陌生人都不是。这个不是个体的错,而是社会发展到今的必然,环境与圈层所造就。人的自私和没有良心是天生的,是原生环境造成的,是家庭,是教育,是周遭…造就的,不要试图去改变,更不要去怀有责怪,每个人每句轻浮的话背后都有破碎的心。

从事绘画,从事艺术领域好处就是能锁住美好,让美的瞬间停留,定格;用作品的形式分享;审美能力,是被歌颂的;而双面性是也便更清澈的看透万物,当然也有美的反面。记得这些情绪也是推动了作品的养分,所以一直作为一份感谢来面对推动作品成长的溯源。而今天当浪漫的节日里,你们面对这么美妙的甜品时,曾有一个人熬过了几个孤寂的夜晚,刻画了这应景的画面。现在更应该会去看一幅作品,能理解一个画者的每一幅作品。

为传递治愈般的浪漫氛围,做出了努力,保持对生活的热爱,一份陪伴美味甜品的随祝:七夕快乐。

回到北京 保持分享

疫情过不去了一样,南京、长沙、苏州……又都纷纷反复了。回北京填了长长的十四天到访地区的表格。天灾,漫长的那种,整个人类都用一切可用的手段抗拒着,这种无形的灾难与可见的大水一样侵蚀着生命。

随手起了4张速写,作为调节,作为舒缓;简单的起了线稿,不想细致的描绘,虽是速写但为了整体色彩完整用了留白液;Leo看我各种绘画很多了,使用留白液他却没有见过,就无辜的一直瞪大了眼睛看着。

留白液保留了主体的局部进行最后细致的描绘,又可以让背景色彩完整连贯,绘画如此,生活亦是如此;人生也要懂得留白,要给内心留有空间,花未全开月未圆,不被物质奴役,让内心也享受这份美学,留有空间让光可以照进来,去填补那些遗憾。

无章法的看书,很是杂乱,选择喜欢的书其实不容易,就像挑选中意的电视剧和口味的餐厅一样;当前的书评也是广告一片,只有读下去才知道内容能否吸引着自己,但这几年一直坚持着15天读完一本的习惯;那种玄幻小说就看着快一些《雪中悍刀行》在当时读到一半的时候就想着这个拍电视剧徐凤年刻画要是可以选择陈坤或者尹正倒是合拍,结果当爆出来男一是张若昀的时候还是有些遗憾的,内心似忧国忧民一样感觉又要毁一个好的小说IP。就像同是大IP《幻城》一样会被拍成烂剧。穿插着看了不少中短篇的书籍,那种类似散文,必须就细看备注文献出处的书就读起来累一些,文献资料比正文还长上很多,但文献就可以还原到作者写着的年代里去,感受原文精炼的字里行间中的情感;当然像工作一样的读了很多艺术类的书,这类书籍作者的国度,年代对其结论的阐述有着明显的影响导向,这对我每天给粉丝群里的艺术爱好者录制艺术作品赏析的视频起了很大的帮助,有点现学现卖。

让我从文艺复兴至今分几个时代重新认识了色彩的划分与表达,也更直观的了解了更多艺术家的一生,与其分不开的自然是他们永留世间的作品。尤其那些极度欣赏的艺术家,他们背后的故事在这两年里灌注到了我的思绪中。一个艺术家背后的故事引发了我对其大量作品在一个时间轴上铺开的思考。莫奈画中唯一的女子从19岁被刻画到32岁去世的卡米尔,与一直资助他绘画的艾丽丝的故事,那些发生在种满睡莲的后花园里带着感情纠葛的故事;当在这个故事线上铺开莫奈的作品时,《撑伞的女人》《红头巾》与后期莫奈接近失明时刻画花园中的睡莲便有了新的解读。像莫奈一样,梵高与高更的故事,奥地利富二代克林姆的故事……他们在这两年里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

画室院落里的花都开了,茉莉、向日葵、各种日本月季,可惜了绣球。我灌注了心血在这些花花草草上,种下种子等待发芽,幼小的绿芽去抵挡密集的雨水;没有经验播种太过于密集,又不得不无情的剥夺了近一半花草的生命,幼小的花草一样面临生命的选择而掌控权不在自己手中。看着他们一点点长高,随着成长我才逐渐分辨出来他们的品种。茉莉、向日葵、各种爬藤、四叶草……他们就在我种植的日本月季空隙里争强的生长。开花了,争艳,向阳。尤其他们早早开花的那几枝,物极必反吧,越是怕雨水压倒他们,越是去扶植他们越是涂炭其生命,第一支观赏向日葵就这样枝干折断了,只好把他插在屋里的花瓶上;明明是好心却缩短了他绽放的生命。

特别是院里的日本月季,各色;各品种,花苞一点点呈现了,我知道我的画会因为他们的婀娜更惊艳。可以把她们的姿态刻画传递给更多识美的人。

绘画,原本是我最好的情绪调节,其实从未想把这份技能拿出来商业,如果连一份自己与自己内心交谈的过程都附加上商业价值我觉得太过悲哀了。但是你们每次都是忽悠我说,“你这不是商业而是把美的作品做了传递,让更多人能感受美”;“让你的这份纯净而淡雅有了载体”;于是弄得我就有些不舒服了,画的时候要考虑更多。

投资了美术教育,创办美术工作室确实是被出版社忽悠了被人当成印钱的工具,但对美术教育的投资我是很欣然的,在我看待这远比画室去年捐款几十万用于贫困山区美术教室建设要更有价值,因为这是有效的艺术传播。到现在面向零基础,面向艺考生的都已经形成团队跟流程,在年内我希望还可以落地针对孩子的美术线下教育。一个个城市间的画室连续起来,每天都可以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受绘画的过程。

在孩子美术教育上我自己非常谨慎,因为其流程化势必会给学生带来不利的一面。在欧洲系统性绘画其实初学只分为两类硬笔类的Draw跟软笔类Paint,后续都赋予了同样的光线、色彩……的系统教学。我个人是最不赞成让孩子从小学习最硬式的素描,让他们把绘画理解成跟数学一样的学科的,就应该让孩子画他们所看到的,画他们心里想输出的,这才是绘画本身最该提倡的;反观之对他们艺术之路帮助最大的在硬试教育的中国死记硬背的素描,条条框框的画法对他们成绩是最大的帮助。这样我一段时间都在思考有没有折中办法,或者路径可以兼顾。

绘画在没有相机之前画者扮演的角色就是摄影师,他们刻画着需要定格保留下的现实画面。而近代艺术或者说现代艺术的出现,才开始附着给绘画更多的表现空间。也是这样的绘画,可以结合内心与灵魂,可以用静物,用画面去歌颂,去悲哀。2020年自己的水彩作品附着了浓浓的环境色,用内心描绘输出了一概风格的倾向色;以致于不少人问我,这是要更换水彩风格么。有看的懂的人从画面看出了我内心的压抑与不羁。身边交流多的画者都用画面去表达愿望 ,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画纸上描绘的都是对着星星说的话,那些内心里美好的愿望而已。但同一个愿望许下太多次,早把星星弄累了;那些沉默消化了渴望被理解的倾诉欲,又幻化成了色彩注入在画卷中。

调整了许久,去年一年我绘制了12横幅的国画写意,都是花鸟;多为荷花,也有自己外出采风遇到的房山柿子(一张好事成双),昌平采摘园里的石榴(一张和睦友佳),通州院里的紫藤花开(一张我的思念),还有2张对未来的美好期盼的枇杷。103张水彩,其中回顾着画了几张新疆的美景,90多张都为水彩花卉。今年半年才过水彩便已达到90余张,但是那些控制不住的倾向色已经可以压制,恢复了自己本身水彩该有的色彩;并不是我妥协了什么,而是不能因为我内心的波澜而让画面去冲击他人,毕竟已是数以万计的印刷品发行。

遇到了一些瓶颈,找不到提升的点,而内心又不停的想融入一些新的东西,成品率就低,然而自己又必须去不停的画;尤其是每一个夜晚,从公司我都习惯到画室,必须去触碰到水在纸上晕开的这一过程才能平静,而非是有什么指标亦或者是数量让我这样去做。于是长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是深夜甚至天亮才从画室回到家里一个人安静的睡下。周而复始,我就在想要不要尝试油画,或者丙烯这些原本我并不喜欢的可遮盖类颜料的绘画,作为一种水彩瓶颈后的调节,迟迟又没有开始,还在犹豫着。

在平日里外出采风,在房山有看到一些新式的别墅,有些像之前在杭州湿地西看到的那样,自身地上3层地下1层,环境没得说;其实自己的概念中,北京城的居住就该在二环里,这样才是四九城的北京城,我不管什么现如今,我的认知里没有什么CBD那里永远是大北窑,曾经脏乱差的地界;而房山这里的别墅真的给了我那种世外桃源的感觉,就犹如出版社给我安置的画室在最喧嚣的城市咽喉中有一个小的庭院,就可以有花草的陪伴。有些心动,但被好朋友的一番分析,如果把其作为消费来看终归不是好的选择,而投资就更别提及了,我们都知道在北京的房产往下看去就只有贬值,平米净值的增长都已经小于货币贬值的速率了。

也许是离开北京又是因为土匪的召唤吧,这种邪恶与黑暗的得势总会带来那种负情绪。跟合作的品牌这几日都是在争吵中推进着合作内容。赤裸裸的跟我说着“要珍惜当前为数不多的公司直签KOL”,“内容要符合大众认知,要考虑平民理解力”。但是我就是我啊,如果妥协这些便不会有当下的我,就是无数多个自信的倔强才成就了当前的自己。就是想通过自己审美对设计师与“法式浪漫”的理解去阐述新一季的作品,把秀场的内涵表述给读者。在我看来就像之前奥迪公益内容的合作一样,我可以放弃一份高额的合约也不会取舍自己对美的对理念的表达。但是,但是,人在屋檐下,低头的终究是我。

拍着所谓大众看来的腔调照片,写着那些自己都看起来有些恶心的枪文,难道这是大众审美中的认知吗?这不就是明星带货,跟这款必买吗?这样的内容何必找我,小红书上去抓那些整容脸来的更为直接啊,签我用相对高额的费用去写这样的内容浪费的是双方的资源。频繁的选题会上我是真的有些厌烦着所谓留洋镀金回国在外企里说话中文里塞进去几个单词的你们了。

凌晨4点的话剧,这个听朋友说过后就浓郁的好奇,凌晨4:48分上演的话剧。据说4:48分是抑郁的人最容易自杀的时间,虽然肯定知道这个时间点的宣传一定是这部沉浸式话剧的噱头,但要承认有多少个凌晨4点的内心是那样的狰狞与对抗;是那些无助黑夜里最煎熬的时刻,再过一会,度过就也便安静的睡下。但是这无休止的疫情反复,让原本定了票的话剧也以演出取消告终。

在离开北京时候我每个月例行的回复来自blog的邮件,并送出了南方展览限定的画册,邮件里我往往会去回复的除了在我觉得是非直观阐述出的细节共鸣外最多的就是批评与质疑。有说到我太过感性,有时字里行间浸透了矫情。我回复了是我敲击这些文字的目的。在这里一个十多年的老旧blog中,我写下来的是什么?仅仅只是自己的成长、青春、成熟、与岁月。在这个过程里,我的生活品质,工作内容,人际圈子都随着时间发生着变化,我的认知,我的内心也逐渐向阳而生,固有着阴暗与随波欲也总能在自我的检讨中纠正;我想说这个老旧的blog真的给我了很多帮助。我总能翻看在有波澜情绪时自己的内心,时间篇幅仅仅是一个美术生都有的坚持而已,而那些从幼稚片面到独立成熟的递进才是收获。

在blog设立的时候,自己就是一个每天公交车换成地铁一个月3000块工资的打工者,后来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个个阶段性的目标跟到现在一直没有改变的自我追求。从高级打工再到创业屌丝,从情窦初开到遇见内心恒定,从同学间的无聊到老板间的敬仰,在自我总结的时候blog给了我很多;每当我内心有了那些情绪,又去抗衡自己的波澜时记录下内心,在迷茫无助的时候记录下内心,在那种自我抗拒濒临崩塌的时候记录下内心,这些都推动着一个更好的自我积累。

其实我多次回复邮件,如果你也是一个画者,大可肆无忌惮的去写作;而要是文字工作者就可以去尝试绘画;道理很简单的,写作,绘画这些都只是介质,是一个内心输出的介质。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出版十几万字的小说,但就是在被出版社的各种催促逼迫下还是初步的完稿了。而在样章一下子被看中的点竟然就是那种无修饰的纯净,没有华丽词汇的过度雕琢,再深度的读下去把几个看样章的人带了进去,从开始提出来想让故事有拯救银河系的波澜,到后来章节他们仅仅就想看到一个美好平淡的结局,但我最终还是给他们遗憾,这东西从来缺的就不是感动。我增一度觉得书写下也许完结篇能带给自己一份释怀,但发现并不能这样;时间累计的坠入终归要交给更多的时间来平复。

不经历这些怎么能悟透自己呢,人的一生本就几十年嘛,70年80年,我都觉得足够;既然该遇见的都已经遇见了,也没什么遗憾;更不是有人邮件中问过我的不甘心,不关心他人的解读与看待。回忆十多年下来,起初真的有过那么一段,认为努力是为了赚钱,物质条件才是开心快乐的保障,当度过了不择手段的搞钱的日子,其实现在看来人还是追光的物种,价值真的是那种晒尔,是分享啊。真的有些晚熟,项目立项会发现终归效益最好的是带给社会或者圈层进步的工具或者服务,绘画作品里最能带来欢欣的是给更多人传递了美的那一幅,写作也是把内心的真展露出来。至于被你们笑话的执着其实也仅仅是一个画者的通病的倔强坚持吧,他们并不是对明知无结果的不屑,而是对真实内心的不弃,但到从容地笑一笑的时候那就造就了一个封堵了自我弱点的人了,也便在不闻不问的日子里告别。

很多人会说,我把自己看的高高的,说话凡尔赛拿了合作却表现得毫不在意一样。明明拥有着别人没有的条件,却说的一抹清扬。其实并不是,自己现在一无所有啊有什么高高的呢,迎面的是很多的压力与必须面对的周遭,但我现在已经用沉默来面对。之前自己特别爱解释,把自己内心的东西要说出来,其实到后来发现,你不去解释哪怕默默的承担下来本不该的担子与误解,这样别人的心里是轻的啊,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一定不要忘记自己成熟后的追求,哪个更好的自己会到来的。这不是什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我的世界还在的时候,你要捂住我眼睛该多好,世界便不会扭曲崩塌;现在说什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世界在哪里,没有了,破碎成太多块无法拼凑了。所以我很清晰的知道,太过在意的东西才是可以真正折磨你的东西。

也许随着岁月,想法还会更成熟,这就是经历后的自然规律吧,但已走过的至少让现在的自己知道,要逐光,去分享美好,去沉默周遭。

又一个凌晨四点的阁楼

此刻8月1日凌晨4点,又是一个凌晨四点,刚刚在阁楼上上完色,打开阁楼的窗,美爆了。

生物学家研究告诉我们,那些在黑暗中找不到光的生命,大都学会了自己发光。萤火虫虽然渺小,水母虽然轻浮,他们敢于用微光照亮世界。

物理学家研究告诉我们,丁达尔效应出现光就有了型,这就是“摄影师”所说的“耶稣光”,只是画者们跟随了物理学家的叫法没有摄影师叫法那么曼妙。

未达到这种境界

“我不是偶然的抬头,而是刻意的用目光寻求你的方向,少年时看月不有忧愁,再过两年,看山是伤,见雨是愁,望落日不再温柔,但你见到的沉默不止沉默,而最终我见到的日落,只是日落”

抖音推送给我的一段文案,是因为我上周去看了日落么?我没有这种境界,仍迷恋着日出日落的浪漫与温柔。

 

UP

不向黑暗低头,坚持事实跟正义。哪怕这个世界再让我心灰意冷,我也相信终究会是亮的。

善良的人都晚熟,而且是被恶人催熟的,最后虽然开窍了,但他仍然善良赤诚,不断寻找同类,最后成为最自由的人。

我俩去看日落吧

喜欢花,喜欢海;喜欢日出,喜欢日落。偏爱着这些浪漫,上一次的日落还是多年前在塞班的海边那粉色的半边天。

周日在画室熟悉新的画笔,Leo就耍着他的日常癞,必须放到腿上来才肯安静。涂好留白液等待着风干,我俩四目相对 “带你去吃寿司吧?”想一下上次去就以你为带着你被拒之门外了;“带你去逛商场吧?”算了,上周刚说了不乱造了到商场就会瞎买;“带你去看日落吧?”抬头看到放在墙角画稿最上面的一张新疆胡杨林晚霞的风景画就跟Leo说了这个行程。出发~

周日的下午,这个行程提议完美于我啊,并不堵车,补上一满箱油,100多公里车程前往房山十八盘公路这个北京最给力弯路,在下山路之前的山顶及其适合迎接太阳下山。

这条路不像蟒山山路,是我喜欢的那种,度过城市路段国道路段就是那种让我不由自主想左脚放在刹车上驾驭,但不是赛道的单向行车,还是要时时克制。我最爱的这一台小灰蛙因为一直定不到CUP2R赛胎就一直埋没着。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的驾驭不光我妹妹会吐原来我的Leo也受不得。不顾一切的还是跑到了我的腿上才安稳的眯上眼。

坐着自己家的小灰蛙追着日落;等几个月等SUPRA到了,再让你坐TOYOTA追着日落

在买上上上一辆车的时候问颜色,说灰色的好看,也不知怎么回事,后面的车都选了灰色。山顶平台上没有人,少了之前的热闹,也没了哪些因人群而来的生意小贩。下车走到百米外的仅剩的地摊儿上捧回了3枚烤鸡蛋,拨开了蛋清把滚烫的蛋黄捏碎了放在最前吹凉了些许,填在了手心拿给Leo开席。

Leo这次发型有点不行,主要是没有去找tony老师修剪

被宠坏了,肆无忌惮的。三枚蛋黄下肚就一直列着嘴笑着。就是今天出镜造型凹的惨了点,这个锅我背,主要是全身都是我来修剪的,破坏了造型师苦心。不过这样像我啊,从来不照顾打理自己的这张脸,三十多年一个籽儿也没花在脸上过。

MD貌似高估了太阳今天的服役动力,来早了,这个大火球高高的挂在天上;虽然有些含羞的时而藏在云后,脸上还能感到这丝温度,存在的温度。

     
我俩就这么等着日落,乌云遮住太阳你就无辜的抬头看我。

浪漫现在扮演了一个无情的坏人,无情的往下拉着太阳往下溜;太阳也日常向浪漫妥协了,慢慢的沉了下去。其实日落比日出更快,只是眨眼之间,太阳就耗尽余晖消失在云层中。即使是这最后的时刻,没有给我俩留下震撼。看见了些什么呢?也许想起了曾经的眷恋,也许看到了现在的不舍,也许什么也看不见。走的并不沉重,散尽浪漫,换来了沉寂。短暂的西斜后沉入无尽的黑暗,也许很无奈,但这是为了新一天的开始。他自己没有放下,只是放开了。

 

与天之间的距离是我的思念

隐隐的云挂在一座座耸立的峰巅上,像极了以前上台发言走出的薄薄帷幕。分不清层次的云并不洁白,淡淡的,轻盈的,并不十分醒目,可让人感到可爱,即使她长时间的遮住了天空的主角太阳。在天际间跟她的距离就都是我的思念了。

我仿佛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与阴阴的云反差很大就是满山青青的草,也是一道风景。羡慕他们的自由,他们也像今天的我俩一样每天都在追逐着太阳,每天都习惯的去重复欣赏着我俩今天目睹的日落,并没有疲倦,这就是生活,并不是每天都有猎奇的新鲜,而是循环着平淡,他们懂得珍惜这种平凡的浪漫而不厌淡,向阳而生。

差不多了,天色暗淡,日落西山;我俩擦黑儿回家,还有100多公里的车程,到家已是灯火通明,这一路上Leo还是来时的样子耍着赖,当然还有迷人的排气声陪着我俩。

别说什么不孤独吗?这不是孤独;这与一个人火锅,一个人电影,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展没有什么区别啊;真正的孤独是每天自己从内心与自己晚安,每天气运丹田的告诉自己“加油”。情绪不受控制就跑出去两天看看南方的展览,画的烦躁了就带着Leo出来转转;现在飞机可以有宠物票了,看看长假我俩再去远远的走走。

没什么了,留一张给品牌的21FW吧

最后一段留给CELINE吧。很舒服哦,CELINE的SNK出众并非外观,外观在大相径庭的设计中谈不上出类拔萃,也没什么独特的心意。但舒适度跟包裹感不但可以碾压一切一线品牌的球鞋,即使跟专业的运动品牌对比也毫不逊色,非常适合外出郊游。当然20SS还有全新的21FW这几款非常适合来为修长的腿做一个着陆的点睛。

标签: ,

礼物

达到百张作品奖励自己

已经画了百张了,单纯说数量,别提质量了;最近状态不知道怎么了,影响到画面了。做了一些零基础的课件,调节调节。

公司的事情最近比较清闲,能多写写画画。

Leo就在身边陪着我

就是被我宠的有点没样了。那歌怎么唱的,“被宠爱的总是有持无恐”狗也一样,成了小白眼狗。

想带着Leo出去走走,想让他在我的副驾,陪着我去写生;想尝试油画更便于户外的刻画。好好的画下去,绘画陪伴我在这两年里,平静了自己。调整内心,调整绘画时的气韵,控制好情绪。我才不管什么商业化,我只管自私的刻画美,自己觉得不满意就扯掉。

 

ikaws.com 创建于2010年 | 设计制作: iKaws

京ICP备180638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