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7月, 2020

来说双鞋 权志龙因此倒贴

vans 所有人都听过,但大部分又无了解仅仅是认识品牌叫vans。1966年诞生于美国加州,带有画板调性的街头品牌。

这是元年的oldshool,沧桑感满满。

直奔主题,今天我要说的就是这双 vans vault OG style 36 白红配色。下面照片这个2015年发售的神仙配色你肯定感觉似曾相识,这几年出镜率太高,但你细看又觉得不同,没错,爆款是来自接近配色的乞丐简版,而下图中才是其真身原型款。

当年我收到这双的时候,是满足感爆棚。“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目前此款有钱无鞋,市场价约5000rmb,但依旧难寻只能持币等待。
我踩了足足三年多,磨损的不像样子可还不忍割舍。现在最喜欢的状态就是这样慵懒 舒适 随意。
这款鞋的确是GD的曝光让其异常的火爆,甚至vans近年来style36鞋型受欢迎都与这有一定关系。导致了一双配色接近的乞丐版以百万记的销量。
有这样一个段子:据说2012年的时候,权志龙就主动要求为VANS代言,表示自己是多年范斯骨灰粉
不管开演唱会、拍MV、出街,哪怕出去吃个夜宵,都会穿着VANS的鞋子。不仅自己穿,还让bigbang的队员也都穿,更表示代言费只收50万美元,简直跟不要钱一样。
VANS老板听了十分感动,然后选择了拒绝。

vans从未使用过商业代言人,我们见过的名人穿戴完全是由于鞋子的魅力名人自发性的穿着。其实50多年发展至今,vans成为在街头普及率最高的鞋款,这必然是文化推动,已经形成了一种被认可的态度。而与AJ文化不同之处,至少没人用vans炫富,还是彰显那种自由,极限,摇滚的街头态度。

下面才是今天的主题鞋款

官网突袭发售2020版 vault OG style 36
今天为什么写这双鞋,也是因为vans就在几小时前,突然袭击,官网发售上图,vans vault og style 36。发售价格850rmb,是的你没看错,这次对神仙配色的“复刻”很厚道,vault是vans的高端支线,用料讲究,穿着舒适。
左侧是新发售的2020;右侧是我的2015年元年款白红
我制作了一张说明,本次发售的版本与2015年的LX纯皮版本区别,让大家方便区分。
但你懂的,几分钟全部号码售空,但短期内我想正品会在千元左右徘徊,是绝对值得入手的。也许很多人会因为这双鞋去了解vans去爱上这种文化。
拜拜拜拜拜拜,希望你们出手能买到自己号码。同时告诉,vans呢,能买OG一定选OG,价格差不多,来OG不香吗?

写在后面,我很少在blog中写时尚相关内容,本身自己有关于Hedi的站点 hediboy.com在日常维护内容 。跟这里一样,每两周邮件回复网友评论。vans很多款背后都有着独特的故事,如果反响好,我可以试着去讲述这些有意思的故事。

我讲一个月亮与六便士的故事

每天往返在两个办公室,很欣慰的找到很多很多年前做产品的那种快感。曾经一些时间自己也沉浸在熬夜加班盯市场与收益的满足中,但毕竟是产品的心。

然而,产品是需要有同样水平的研发暧昧的。创业不易,从零到一,团队的质量几年里都让人提不起产品的兴致,不,是根本跟不上我的节奏与思路。

现在是天堂般的眷顾我吗?还是去年被顶着国徽的土匪打劫后给我的平衡?一支跟我工作经历一致的研发团队加入,给原本欧洲合作方历来需要8月开发周期的进度缩短到了一个月,同时还完成了台湾团队号称历时一年半投入资金巨大的完整系统的重新开发。另一支基于专业性延展组建的研发团队也很拼的挑战超级繁琐的数据工作,让我们整体项目有一个坚实的后盾。

模式没有变,还是那个我在美国海边静静的一个人思考几天下来的模式,经历了钻石般的错过,经历了磨难般的土匪掳掠,我仍然不可思议的坚持了下来。

这是一个抬头就是月亮,低头捡起便士的模式,而且从几年的摸索中,我深深的知道我要的是什么,用户要的是什么,行业要的是什么。

之前一个人说我太过于自我,而大部分也说我因为这个人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自我。而在我看来,自我是需要本钱的,我现在根本没有资格自我,而就是要奔着极度自我走下去,自我根本不是错,如果有资格就让我尽情的自我吧。不要讲道理,道理知道的越多,越不好生活;因为生活没有道理可言,这就是眼前的生活。

头上的月亮永远不再会是圆月了,即使一切奋斗都满载得意,那我将收获半轮牙月;因为那1/2已经远去;地上便士铺满看不到尽头,但终究换不来月圆。也许世间的美本该就是残缺的。

失眠有时裹挟着孤独,但是在这条路上,如果你没有学会面对孤独,那就是还没有学会与自己做朋友。

我要去摘月亮,哪怕已经是1/2残缺的月亮;就让脚下的便士踮起高高的台阶,送我去。

传统老旧的blog带来的

这个blog写起来10多年了,最早是从bloger转过来的也就同时从最早的写绘画数位教程变成了叨逼叨,并没有去揭露阴暗,我还是很正能量的一个人,尽管社会有时是阴暗的宣扬的总归要是阳光。

传统的老旧的形式,传统老旧的交流;我也会耐心去回复评论,用更老旧的方式,Email。

有的早上跟我打招呼,有的人在深夜里留言;我感受到他们从一些唠叨中获得什么,这是一种被人需要的感觉,就会很好。我便耐心回复每一条来自blog的邮件,我希望我的存在我的回复让他们舒服。就像我努力去教水彩画一样。

有时候我想,因为你的存在,让我觉得美好;那我也希望,因为我的存在,让另外的一些人觉得很好。

绘画,写作让我自己安静下来,在以前内心喧闹的时候是那种燃烧的渴望,我想应该永远的消失了,至少会是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希望有时候会让人感到恐惧,恐惧失去的痛苦,恐惧再一次陷入一无所有的境地。所以现在一味的让自己安静下来,努力的静止,不想、不要、不去,假装自己可以虚假的活着,不是因自己而活,知识为了某些必要的理由而活,为了其他什么而活;就是那种庸俗的世人般的追求而活。

我相信世界上有真心,因为我是这样的人,就宛如祈祷一般,并不附着其他杂质。可能天真让我认为这是宝藏,世故却告诉我这是痛苦。

我深夜工作结束,发了一条朋友圈::“愿你不舍昼夜,忠于自己”一句莎士比亚的话。这是一次挣扎,想做自己又恐惧痛苦。终究会找到一种方法,属于自己的方式抵达终点。

很喜欢这段

紫气东来

可以直接的理解当身上的压力与担子卸掉的时候我才算可以平静。不是我有常人般的身体,而是在这个庞大的商业模式下,我站在落地的中枢位置。我还要隐藏深埋这些压力,如果我都暴露出来,团队目前的五十多人,未来的几百人他们早已荒掉。

在我不显露的外在,稳健的向前走着,甚至是快步的向前跑着。每天睡眠不可能超过5小时,其实当你承载一样的重担跟压力时你不一定睡的着,也许可以多比我奋战5小时。

当然如果努力就能换来成功的话,那全天下的人就都去努力了。幸运的女神总会眷顾一下,今年5月团队整合了一支10年前的队伍,我的进度就赶上了我的思路。其实不是我脑洞快,而是当前市面上的这波人,或者说这些波人,真的不比当前,而我还建立在兵将都忆当年的光环下。这个必须吸取教训,而现在的市场水平就是眼下的水准,不可能期盼团队能符合要求。这个道理是血的代价,之前娱乐模式下就是水的跟尿一样浓度的团队。

没有人天生可以创造奇迹,而之前不去触碰产品完全是团队理解不了我对产品的要求与标准,谁愿意置身泥潭中挣扎呢。现在至少我看到一个月时间,我的研发团队完成了行业中其他团队需要8个月的进度。也迅速能接受与理解产品规划中的关键点。

还有三个月时间,让产品在雕琢;几条线同时并进,确实让我累的心酸,而并不能妥协定位与目标。数据中心中国第一?做这个细分的市场,中国第一就是个屁,当前的数据中心我就是要打全球市场的,这个全世界第一本就该是我的,也必须是我的,我就要一帮陪着我疯到这个世界接受与认识我产品的人。

全球业务,在大陆在新加坡在马来西亚在台湾,在欧洲,这个战线长,长到周游世界,但商业模式成熟且有希望构成闭环。

这个过程里你只能享受孤独,而并不是用打鸡血去遮盖孤独。当你在这样的状态下还感觉孤独寂寞,那就是还没有学会与自己做朋友。

这是一片自己缅怀的记录,没有什么,只是当下离成功还有很大的距离,但已经看到了方向。而到达彼岸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那里也是我压力的释放。

往往那些昙花一现的绚烂只会是璀璨的烟火;而浮华褪尽人比烟花寂寞。我的燃烧不会是为的刹那,而是内心长久的平静。

久违的展览

ikaws.com 创建于2010年 | 设计制作: iKaws

京ICP备180638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