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5月, 2021

关于追求与目标

混淆了追求与目标的生活是狰狞的,我在一直反思。不断的推敲,工作,情感,生活;发现总结了这个问题。

在19年被冤枉被敛财,想澄清事实想还我无罪之身;而这里追求是对真实的渴望,获得无罪结果这是目标。请好的律师,坚持正义,相信光明去面对邪恶的过程就是澄清事实的过程中的不断追求;而不是任凭邪恶无法无天的肆意横行,如果邪恶变本加厉喋喋不休,让人觉得离目标渐行渐远,放弃就将使人昏暗的认为世间被邪恶统治着;而不放弃追求,将追求与目标区分看待,这样我们便不会放弃对事实的澄清。

生活中的状态往往关联的仅仅是目标,我们都有憧憬,而这些仅仅是目标的,短期的长期的。吃穿住行的品质提升,住大房子,开豪车,甚至一些精神上的拥有,和心爱的人开花结果,读多少书充实知识,这些都是目标而已;而实现目标靠的是脚踏实地追求向目标不断拉近距离。

以前的自己其实给这两个概念完全混淆了,往往是那种“人生导师”说的要给自己设立一个目标,因为这些错误的误导,让有追求,勤奋的人都深陷其中;认为设定目标,靠近目标,实现目标;很累,真的很迷茫无助。如果一切顺利,顺风顺水,那么走进目标则是一种好的激励方式;如果在付出去靠近目标的过程中遇到了挫折,那种打击带来的挫败感会远大于目标的激励。在上市公司打工后期,一度开始怀疑自己;自己创业后开始依靠心理医生的“辅导”间歇性的缓解日常让人透不过气的压力。

动了感情,当然渴望有一个结果,这个美好的结果实际上是期盼的目标;努力工作,去实现这个目标,想着让对方开心与轻松,一起吃饭,送些礼物,尽可能的去做些浪漫的事儿;买辆车让你冬天不冻夏天不冷,想着能给你户口落京,想着能赚钱在添个房子……这些其实都是为实现目标去做的努力。而两个人在一起长久是要实现共同进步的,更加的自律不断的提升自己这个才是在感情中的追求;不然追求是什么?是性爱是上床么?那个是动物的追求吧,而动物也是为的繁衍后代为目标,人类是有精神的高等生物;如果我这样解析有问题,可能真的是我性冷淡吧。这样去理解感情中追求与目标,即使没有什么结果,我拥有追求的过程便一定会得到一个更好的自己;希望这样的思考还可以让我在未来找回一份感情上爱的能力。

再说绘画,长大后看到那些名师名作,想着自己的作品有一天也能被拿到佳士得拍卖,这其实也是目标。其实这个才是让我反思到 追求过程 与 最终目标 是完全两个东西的点。而在绘画的过程里我实际想要的跟目标毫无关系啊,绘画怎么可以直接关联到什么佳士得拍卖呢?于是才有了现在的结论。绘画时我深思,我想的究竟是什么,是一份让自己内心的平静,是一份心境的输出,是一份对美定格的刻画;对没有错,绘画实际上是我在追求对美与丑的分辨,是我在追求对美瞬间的记录,是我在追求内心的平静而去描绘美的事物,所以绘画的追求是对美的一种形容方式,而在追求过程中让我更深刻的认知了真正的美。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去与出版社合作,为什么推出衍生品,为什么去做美术教育,为什么录制视频,甚至为什么去捐款给希望工程支援搭建美术教室,是想通过自己让更多的人提升对美的感知,这才是绘画追求的实现。所有人都不要把追求放在技法的提升上,技法其实只是过程中自然而然的,技法的精湛与高超其实与对美的感悟并无直接联系。绘画甚至艺术本身的追求应该在对美的感知,对美的辨识,对美的传递上。

论更物质的也是一样的,对于跑车,这种男人的挚爱来说一样有着追求与目标。随着汽车制造的发展与进化随着自己经济实力的变化都在更替着目标,短期的长期的目标,实现了又去设立新的目标。我在跑车上的终极目标当前就是PORSCHE 918,这就是目标;而过程呢,我是享受的,自己有条件去触碰性能车的时候从Scirocco到BMW Mpower;当经济实力通过努力让我可以去享受性能车的至高点快乐时,从PORSCHE 911 到Mcaren570S 又到新款的 PORSCHE 992这一路的过程便是追求的历程。钟爱911是因为在幼小的时候,小学4年级第一次见到台湾的爷爷时送给我的礼物就是一辆银色模型的911,在奋斗的路上我让这辆心仪的玩具模型有了引擎的轰鸣,有了精准的操控,坐进了驾驶舱跑在了赛道中;而那台PORSCHE 918是还停放在远处的一个目标,而我不断地追求形式在靠近目标的路上。

总有人说我说话凡尔赛,指责我住着2000w的豪宅,开着超过500w的超跑站着说话不腰疼,看不到普通人的人间疾苦。我想说我目前的一切,都是我离开学校一步一步自己走的,我07-08年时候就是普通打工人,工资3500RMB每个月,开心的每天挤着地铁努力工作努力学习。还有人说我画画就能年入百万,可以有想到我画了35年才有了现在对艺术的理解,而连本来属于调剂的绘画都要拿去实现商业,你们想过这让我有多悲哀。我曾经几度都想放下一切,这些本不是我想要的,也许可以真正的交换我早把你们口中的这些去交换我想要的快乐。而又是一次次的责任心跟活着的追求把我拉回到前方是目标的道路上来。

纵观身边优秀的人,成功的人,告诉自己不断努力,脚踏实地;但挫败会让人陷入了一个极端的不自信状态;这一年多不断地思考,发现人活着不能只靠目标一定要有追求;追求是什么,追求仅仅一个感觉到自己存在,感觉到自己光亮,感觉到没有白活的过程,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意义。我一方面是要解决遇到挫折后远大的目标对自己的积极激励作用,另一方面是想告戒身边人不要觉得目标渐行渐远而去失去自己的底线,出卖自己的肉体,出卖自己的灵魂。当遇到挫折的时候,追求可以支撑我们再次向目标发起冲刺,我们如果都能清晰地给追求与目标分开对待,发现快乐还是会靠近的。

 

520今天的爱

什么520 什么214 ,其实所有的节日只是告诉我们不要忘记 爱 与 被爱。

在今天处理一些事情,此时此刻我选择去爱 光明、正义、与事实。

正义1:0领先

看蚂蚁搬家 等石头开花

今天看到一段话,引起了共鸣“看蚂蚁搬家,等石头开花”

看蚂蚁搬家,小的时候我同样干过,看到蚂蚁的行动没有去顾及他们行动的结果,搬家的成功与失败,就那样双手托着腮,盯着这只又无目的的去放眼那只。

岁月,随着长大,我们都丢弃了这种漫无目的,不望结果的行动。延伸去思考快乐似乎关联了漫无目的的虚度。儿时的光阴总伴随着快乐,哪怕哭仿佛愉悦感也远大于现在;思考下来便是现在的我们太追求结果,目的性太强了,因此那些无结果亦或许是不达目的的一切让我们远离快乐。

小时候学画,没有目的性,也想着赶紧练习完就能多到院里跑跑,没有更多什么奢求;没有想着笔下画面能定格美妙与丑陋,没有想着成为艺术家,没有想着需要美术成绩来增加考试分数,也没有想着画作会卖出来换收益,更没有想着长大后需要用绘画来抑制自己的内心管理自己的情绪冲抵着生活中的失落与无助。

接受教育,一切都告诉我们,要付出才会有结果,好好学学天天向上才能做个有用的人;于是开始攀比,比成绩高低,比奔跑速度,一开始就期待一个结果,等待一个成绩。

要有头悬梁锥刺股的毅力,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于是呢,换来了什么?跟我能一论绘画水平高低的都是白发的爷爷奶奶么?我是可以向他们倾诉感情的失落还是可以与他们分享工作的压力呢?对作品全方位无死角的夸赞又是什么呢是他们看懂了我绘画时的那种渴望遗忘一切,想要抛弃记忆的渴望了吗?他们称赞的其实只是内容通过色彩与纸的传递,只是我在这个过程中换来的内心些许的平静与安逸。

一圈儿,又一圈儿,在赛道上即使是为了寻求刺激,释放压力;也有目的在刷新圈速,往往停车到P房看着圈速又是沮丧的,这是个烧钱的运动,为了这些许的释放,要注入绝对的金钱跟时间;硬件投入越来越大,配套投入越来越大。而停不下来的驱动并不是虚荣心,而是那个超越为目的的结果。而又是来自生活工作中的其他结果的追逐把我推到了赛道上。

并没有办法把黎明出现就看作是胜利,仅仅是希望有了后依旧还要面临黄昏与日落;也没有办法在呼吸时深深憋住一口气,不再呼出。我越来越渴望虚度,幻想着自己可以不再追逐,可以把大把时间浪费在不需要记住的光阴里,不再要什么结果,不再存有什么目的;可往往很快又被拉回现实,这些事儿想明白是一回事儿,而放在眼前又是另一回事儿。

生而为人,就难免不了,亚当夏娃也吃了不该吃的果子,人都会做那些不该去做的事儿,不可避免。那些什么梦想,什么目标,什么勇敢,只不过是我们追逐结果的自己勉励罢了,这些褒义词支持着我们出发,鼓舞着我们一步步前行,而一步步远离了快乐。

如果可以,我就想做一枚从山顶滑落的石子,自由的翻滚成现在的样子;而不愿做喷泉这般,需要通过压力去喷射出自己的高度,而还在继续追逐更高的极限。

我希望可以重新相信希望、爱、和感动,可真的就像不相信快乐一样,没了这份力量。

你们只说我变了 却忽略了为什么

整天不想开车,只想打车出行,坐在后座好舒服,感觉只有在赛道时候才应该手握方向盘;于是就在考虑想买辆阿尔法或者LM会更符合现在的自己。从公司忙碌一天在辗转工作室的路上偶尔就驻足在途中朋友的Bar喝一杯,我本是一个对酒精毫不感冒的人,既不买醉也不消愁,其实莫不如说我喜欢在这种安静又有宁和的光亮空间里坐上一会儿,就一会儿半小时足以。

侬是失家人,萍身伤无寄。江湖多风雪,频送侬来去。风雪送侬去,又送侬归来;不敢识旧途,恐乱侬行迹……”——沈从文。想想诗人那些虹的国度里不也是这些吗!在这般环境里总就会冒出类似感慨,想必是环境带来的。

小酒馆昏暗的灯光下,电视播放着无声的片子,这部电影勾起的点滴推动我写下了这篇内容。影片是这一生看过的二人电影中最喜欢的一部了,描述了丘吉尔做首相期间面临最大审判,最终呼唤人民为自由而战度过了至暗时刻。我想自己的至暗时刻应该也许到了尾声了吧?感觉在转好,时间也在发酵,会冲淡,但我也看尽了属于我的二人电影。

公司搬家了,还未完整的收拾好。空间更大了,隔壁挨着公园,园区的物业管理很好。不忘初心,连办公室都没有使用,就在开放的环境下与团队一起,尽量找回08年在昆仑做产品时的感觉。其实去年新场地就已经就绪了,只是不舍得割舍一个奋斗了6年的地方,看着自己先后的装修,想着这里的点滴,看着办公室玻璃外的工位,那些保留下来原始陈列的一切。

或许是责任感在斗争中战胜了些许的留恋吧,还是决定搬到新的场地。公司也便从四环外迁址到了三环内的核心地段,不得不承认,北京的朝阳区在小的时候属于郊区一样存在着,当你发现迁址到了西城区后遇到工商、税务这些对接时,又有了同样的感觉;所以说很多东西真的是沉淀与传承,不会因短暂的几十年高速发展而改变本质。

给自己在omniFocus中排满了每周100小时的工作量,这样几乎没了闲暇时间,自己每天还能灵活支配的时间绝不足10小时;这样除了吃饭睡觉跟堵在路上便没了什么时间胡思乱想。去年这样坚持了一年,似乎逐渐走出了我的”至暗时刻”。

去年里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或者说是为了压抑自己一些思绪,开始与出版社合作,自己开始用绘画技艺组建工作室。其实开始很简单,因为一直以来应该只有3种状态是自己内心致远,面对着心底的那个人;毛笔吃满水接触纸张慢慢晕开的过程;握紧方向盘支配轰鸣的引擎运转;有其一种状态的告别就要加重另外的比重,而没有料到的是已经形成依赖后的失去会带来那么大的心绪混乱。成立工作室目的很单纯,并不是为了赚钱,就是想画,画,不停的画;这样可以享受一种绘画时的平静来调剂心境的不宁。

于是我就被”包养”了,出版社一年合作下来成本真的不低呀,很好的绘画环境,一个独立的复式小院落,虽然不大但在寸土寸金的皇城根儿实属难得,高档的画材源源不断的供给,我由衷的感谢这份支持。给力的商务资源使得艺术作品被广泛接受,各种艺术衍生品非常卖座。

在画室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内,我开始种植那些在我画中频繁出现的花卉。

在画台上培育睡莲的种子,每天精心呵护,看着一颗颗莲子发芽生根。

把睡莲搬到院落里让她们享受阳光的每日呵护,想想印象派画家莫奈的一幅幅睡莲,想想莫奈一生中画中描绘过唯一的女子艾米尔,又回到画中的睡莲。

还在未转暖的冬末,在房中就开始培育多色的月季,让她们根茎逐渐丰满起来;春,伴着稍许让人烦躁的杨树毛满天飞舞过后,已经把月季修剪,安置在院落的土壤中,期待他们可以生枝开花充斥我画室的院落,她们似锦时会给我更多的灵感,形成更多的花卷。

在黑暗里,Leo在每天陪伴我,每天。形影不离,在他还不满半岁的时候已经见过世面,每天伴随我往返公司,去过酒吧,进过茶楼,谈过生意……让我逐渐恢复一丝关爱的感觉。

现在Leo已经快2岁了,小伙子了,虽然现在每天不能像小的时候寸步不离的贴在身边,还是能给我带来寄托。

原来总想着为关心的在乎的人铺路,让路走的更平坦更笔直,想靠自己捡起路上的石子,想着一切。当很多事情发生,逐渐开始更关爱自己,关心自己的内心,也开始摆脱之前定期心理医生沟通这样的依赖方式。

发现男人想注射一些快乐其实也不是很难;什么是快乐星球?我来带你研究。

是Leo在枕边的鼾声;

是机械手表在腕上摆陀的滴答声;

是性能车引擎的轰鸣声;

男人一定要拥有自己喜欢的车,当你一个人坐在驾驶位,手放在方向盘上,那种无助,那种工作的压力,那种感情的周遭,那种内心的狰狞,变得懦弱,而慕名而来的一种激情火种开始跳动。

迈凯轮570S 迷人的蝴蝶门,看着后部显露出来的引擎,愿意平静的坐着,坐在驾驶舱有限拮据的空间里,这里的狭小却给你宽广的平静。

992 PORSCHE 在SC按钮按下去的一刻,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呢。就是那种给自己挥发到顶端的感觉。

自己开始迷恋赛道,开始迷恋弯路,那些可以去征服的庞大的环境。但是确实有点过于消耗财力,如果沉浸其中,随意妄为,我想那真是先要去实现当前翻倍的创收,没有日入5个W的底蕴真不能有每天享受这种男人快乐的条件。

预订了一辆VESPA 946,那种意大利血统的踏板摩托车,可以穿梭在市区拥堵的路上,可以对着她的单摇臂,对着她复古的线条,戴上头盔转动手把油门,在巷子里走上一走。

同样是一抹红色,我也被杜卡迪的魅力吸引,但是还未敢去尝试。

每天从公司都会返回到自己的画室,在这个百平米内,给了我太多的平静,真的就这样点点滴滴的调整,一丝一毫的治愈着自己的心境。心的重建就大都在这片空间里进行。

不停的画呀,画呀,一年多接近了百张作品,写意的夜荷,曼妙的折枝;晕开水彩的那种感觉,谁能知道带给内心平静的疗效有多么特效。

我开始将依赖转移,转移成我跟画纸的交流;开始将寄托转移,转移成颜料与水融合晕开的感觉。

Leo就趴在我腿上,开着我每日的习作,见证我一年余在这里创造了百余张的作品,见证了这里从踏入的第一次到第300天带来那么多那么多为有欣赏能力的众人制造的幅面。

再也没有“圣罗兰男模”,正式的与品牌合作了,不知是什么让自己接受了充值,真的改变了,原本那些坚持不知道被什么磨灭了。竞品限制让你们常叫的”圣罗兰男模”消失了,公开场合已经不能再碰那些多年来喜欢的YSL经典单品。

长情,从02年就一直欣赏的设计师,一直一直就这么快20年了;如果任何20年的坚持,我想都可以释出理念中的灵魂了。就这样,我写着一件件单品的领悟。

很多人问过,为什么没有更新blog,像以前一样;很多人说我变了,是的,我随着经历改变了,随着岁月改变了,随着失去改变了。其实草稿箱里存留了很多半截的blog,小说的截稿也一拖再拖,是很多点滴伴随着改变不知该用过往还是用新生去描绘。

爱的能力在几个岁月里造就了如今曼妙的水彩晕染;内心的波澜赋予了很多绘画作品倾向色中的力量,”遇见花开”台历中的浓郁背景色很难重见,如今画面又恢复了平静;可不知道需要多少个岁月还能找回爱的能力。

35岁时有了自己的梦想,但真正知道自己想要追求后却在这么短暂的岁月中破碎;自己已然丢了半条命般。不愿沉浸在回忆中,但却由不得自己的困着。去年时长到记忆的街角独自走一走坐一坐;但那些碎片停留的场景,最终大都没有撑过疫情的夏天。

我的1/2梦想已经远去,而剩余的1/2就让我博上一下。准备着SPAC IPO,不知道前途是否未卜,但从要去尝试。而往往在这条路上,注定孤独。

人都是自私的,我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崇高,只是想得到一个更好的自己;没有人会讨厌自己的好,而换一种方式来形容,一个能让自己无时无刻更加自律的人带给了我更好的自己。这也就是所说的,两个人最佳的适合就是可以共同进步。

夏天往往是一个浪漫的季节,而夏天可以被一场雨带走也可以被一个人带走,又是一个夏天了。

 

 

 

ikaws.com 创建于2010年 | 设计制作: iKaws

京ICP备180638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