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原原本本写在这里可以澄清,被彻底冤枉到死。说出来这次过去了还会有下次,始终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的人是我。这黑锅我背了,但终究有一天会彻底清晰,彼此也会有一天坐在一起谈论生活,谈论工作。

现在剩给我的是努力,祝福,后悔⋯⋯

也许我该把一篇真实的记录文字加上密码,一个可以不用大脑就猜到的密码,传到这里,但是又何必呢?何必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