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blog更新非常频繁,懂我的人一定明白对于我这样一样工作与生活完全分开的人,每天沉浸在对工作付出的享受,整天乐在其中的人一定出了什么问题。这一定是的,是一段“心凉”接着一连串的自我调整,我是肯定及认同小我服从大我,个体服务集体的的,但是也有些自我的底线与原则,这些往往是根本无法触碰的,有的缝隙中揉不得半点沙子,而有些缝隙我却可以任其揉虐。

从校园到社会,经历过这10年有余的互联网从业洗礼,积累到现在的我已经适应于各类以用户思维发展而来的模式,换句话说我有一套自己的理解多年来实践有着自己一套的方法论,我想在我的今生这套思维都已经固化,不可扭转;实际上这三年多我曾经试图用老板的思维去开展工作,但自己的方法论已经根深蒂固,再完全不同的思路下结果可能确实不尽人意。调整的了很久,既然自己的思维不是错的,既然方法论是验证没问题的也不要去改变它,未来的3年,5年甚至10年到终老就这样的做下去吧。

从还未毕业懵懂无知对互联网陌生的我就开始,急于去验证熟记心中的课本理论,然而大学积累下来的更多是高高在天的管理理论,经济学……但正就是这些“糟粕”让我很少有那种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也是这些理论的灵活应用让很多空穴的想法有了敢于赌博的依据。这一战又一战的成功成就了一个对“用户思维”延展开的思路,现在说的高大上的O2O,资源整合其实无外乎是用互联网模式理论去做传统服务结合,换句话说现在就是我不去做游戏,而是卖煎饼也同样会是一样的思路。

带过4波团队,十年有余到今。管理绝不能一视同仁,我绝对赞同“能人管理”,让能人尽情的发挥,这样绝对不能“霍布森”式条条框框,我并不赞成什么团队能力平均的理论,这样是彻头彻底的“庸人管理”这样的理论在我看来只有毫无思路毫无规划的领导才推崇的。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才华出众的一派,比拼运气的时候也从未胜出过谁;但是谁也不能否定我的“投入”与“用心”,导致你们忽略过程的把我说成“天赋”。

做过内容,做过产品,做过平台,有过游戏,一路平坦其实也是我一直想说的,因为在互联网下,最终都是流量变现。当你把整个闭环通路都透彻的看明时,方法论自然而然的会给你下一步思路。具备成功的模式一定要是一个闭环这很关键,我在2011~2012年激进的做了一个app share为核心的平台,在当时创新、实用无论底层技术跟平台概念都是领先创新的,然后最后我被迫提早进行商业化,走上了流量买卖差的俗套模式就是因为当时闭环的变现模式还未成行,晚2年或是坚持到现在又是另一番作为。这也引出了互联网项目坚持是必须的,能坚持到最后的项目都是成功的,很多都是事与愿违的,资金链断裂、核心成员分歧、团队出走……

现在很在状态,就写写自己从业这么多年的思路思维,我认为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甚至对很多老板来说绝对是干货,我在月底组织当前团队的团建上会授予一些有发展的小伙伴儿一些思路,对我来说他们是我除了父母跟共患难过的朋友外最重视的人,算是给他们最后的一针助推剂吧。

 

用户思维下的任何成功模式的闭环,上游-中游-下游

只要是“互联网思维”即“用户思维”最终通过服务用户,在做导流用户,实现变现。俗称“流量变现”。

在这个范畴内:上游指流量,无论平台或者其他形态存在的流量入口,其特点为用户具备可导向性

下游指内容,通过流量用户导入直接产生价值的内容

中游指无自有上游即下游内容,但依然在领域中在上下游间获取人口红利差值的

三者形成行业闭环,循环发展。

任何闭环互联网模式都跑不出图中的ABC状态,通过上游用户经过各种形式承载下游内容实现流量变现。这点我们都是相同的,所以说出大天我们做的事情就是流量变现而已。无论你做的是游戏,软件还是互联网金融,O2O也罢并没有额外的创新在底层根源上。这个往下说就千偏大律了,还是说些更实用的吧。

之前做过平台,平台类产品靠的是内容敏感度,产品引导巨流到导流。没有一个平台是导量存活的,先靠的是内容,通过承载內容的产品再将用户留在平台,将用户靠同类内容或导向其他内容形成变现。这里面产品经理扮演主要角色,运营主要面向内容运营及平台流量运营,无论产品工作还是运营工作都要求敏感的流量意识。

谈到产品经理,又引向了一个新话题。产品经理在真正解决用户需求同时,让产品有用户粘性,这时候再去谈什么体验。产品思维、经验、能力绝对不是看书看来的,说实话产品经理真的需要些天赋,我关注最多的必经是产品工作,特别喜欢跟大家学习跟身边的朋友讨论研究产品项问题。最敬佩的小伙伴儿都是几位大牛产品经理。最近忧郁的时候打开Axure还是能找到那份感觉很是享受,反倒成了除了“买买买”、“画水彩”之外的调节方式。虽然有3年没做正式的产品设计工作了,但应用类产品到站点产品大大小小体验了也有一千有余,也记录积累了很多产品思考。我深知我的心在这里,只不过市场的竞争迫使营销的比重无限加大,深知大部分的模式的成败都取决于市场驱动逼的我不得不站在市场的风口上。

市场-其实这真的是一个模式或事一个项目的命脉,越轻资产化越凸显。比如互联网金融,判断它能否介入的因为对我来说只有一个,看市场投入,看当前领域内的规划化投入份额,如果是初期,那个一定是可以进入的领域,如果末期则果断放弃。当然其余跨界及资金等需要评估,但一个细分领域的门槛真的在于整体市场费用的规模,先手优势占尽的道理并不是做的早,而是砸的早。这个很多人不赞同,但是我告诉你,页游的4年,手游的3年你们都看到了吧。页游用户从1rmb到70rmb仅仅用了不到2年,上游完全获胜,中间发行变的没有缝隙,下游内容被迫2:8分成,除了握有流量的一两家平台外,其余环节轮为生产方。当前手游,看人口红利便知道处于什么位置,发行变的举步维艰,其实海外市场真的是片净土,然后策略的清晰,战略的失败把让我手上的海外流产,我作为案例记录下来供参考。游戏完全是长尾理论的,少数的游戏贡献绝大多数的利润,游戏的成功是有概率的,我们知道当前的状态吗?算上海外,中国手游厂商一年400亿RMB盘子,从业者200w人,你们想过吗?平均每人的年薪是2w,利润何在?再看市场人口红利,

 

 

流量、转化、数据

流量+分析=数据+分析=营销+数据=用户

名字ctr术语就是点击率,从点击率到转化率再从点到面,从横向延展到纵向深度

倒三角的从UV浏览到引导PV点击再到转化UV

 

慢慢写完它

 

 

 

 

 

 

 

 

标签: